咨询QQ:244837377
优秀企业 优质产品 品牌荣誉 商机资讯
如何免费宣传品牌,还能赚钱???加入《中国商务联盟》享受十年网络服务,还能月月分红,不停的赚钱!!!
TOP
真正需要敬畏的是规则,不能将谴责“暴走团”与“尊老”扯一块
[ 编辑:lixiangcheng | 时间:2017-07-18 05:35:49 | 浏览:104次 | 来源: | 作者: ]
山东临沂“暴走团”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该死”与“尊老”成为了双方争论的焦点。“该死”派认为这是不守规则者应该付出的代价,“尊老”者则认为“该死”派太冷血,并告诫“该死”派:“你们也有老的那一天!”有网站进行了网络调查,据说同情死者的不到20%,超过80%的网民选择了“撞得好”,“尊老”派依此来说明网友的冷血。
在我看来,这样理解未免太片面,自己不把生命当回事,把机动道当成自家的后花园,难道调侃一下就是“冷血”,就是不敬畏生命?说“撞得好”的,绝不是认为晨练者就该死,只是一种情绪化的表达而已。这和两口子吵架时,一个人摔门而去,留下的一个在屋里喊一声“有种你就别回来了,死外边吧”没有什么两样,把这称为冷血,是不是有点上纲上线了呢?
当然,无论从那方面来讲,这事件都是个悲剧,死者为了健身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司机或因惊慌、或因一时的出离愤怒亦或因为其它,将面临民事与刑事的双重惩罚,也绝非其所愿。网友所谓的 “撞得好”更多体现出的是一种无奈,相信绝大多数人并不认为老人就该死,更多的是“怒其不遵(守规则)”而已。人都要老去,应该尊重老人,不应该嘲笑老人,但老人同样应该自尊自爱,绝对没有不守规则的特权。
按照百度的解释,规则是运行、运作规律所遵循的法则。规则是因为得到每个社会公民承认和遵守而存在的。
规则看似冰冷,但如果不遵守,任何人都可能付出惨痛的甚至生命的代价。
2010年12月,复旦学生在探险“野黄山”遇险,相关方面为搜救他们,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不说,年仅23岁的黄山风景区公安干警张宁海因为营救他们而丧生。
2014年2月,6名驴友攀爬箭扣野长城遇险,一名男子跌落悬崖不幸遇难;2014年10月,又有两名2名登山客探险箭扣野长城被困4小时;2015年9月,类似情况再次出现……
许多网民对此表达了愤慨,骂这些人是疯子是混蛋,甚至将参与探险的复旦学生称为“复旦十八驴”。可以说,在此类事件及后来的野生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中,网民们所针对的,都是令人讨厌而又对之无可奈何的不守规则的行为,并不是某类人,只是最近的几个事件的主体碰巧是老人罢了。网络上针对的是老人的不敬畏规则,与尊老无关。
 
临沂暴走团的主角们,当然可以找出无数理由来进行辩解,比如健身场地不够等等,这次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因为修路而“无路可走”,好一个无路可走,因为“无路可走”就去占用机动车道,不禁让人想起那句经典的调侃: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无论如何,这充其量是一种借口,绝不应该成为占用机动车道的理由。如果这些可以成为理由的话,面对社会中的种种不公,我们是不是都可以随意的发泄?面对高考的不公,我们河南山东的孩子是不是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冲进北京上海的考场参加高考?面对北上广深的限购,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用某种激进的方式去讨个说法?
相对于人类日益增长的需求,有限的公共资源永远不可能完全满足我们的需求。每个人因为所处的位置不同,诉求也就不尽相同,很难满足各个阶层的需求。拿城市道路来说,需要顾及到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出行的需要,需要在保障出行安全的同时规划出尽可能多的停车位,一方面,由于规划者的能力、水平、考虑问题的方法等方面的原因,很难做到完全合理,另一方面,由于我们自己的角色不同,对问题的看法也会有很大的不同。
当开车时,你可能会抱怨行人、非机动车不遵守交通规则、占用机动车道,会抱怨规划的泊车位太少;当步行或骑自行车时,你可能会抱怨机动车不礼让行人,泊车位占用了太多的空间,影响了正常的行走。怎么办?难道我们能因此就不遵守交通规则,机动车随意的停放,以骑、行在机动车道阻挡汽车为乐?
以骑、行在机动车道阻挡汽车为乐的,没有见过,但在机动车道上三五成排的电动车骑行者,甚至还翘着二郎腿的,倒是见过多次。这些人中,看装束,以建筑工地的打工者居多。建筑工人劳动强度大,辛苦自不必说,来回路上交流一下、逗个乐,可能是他们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翘个二郎腿也只是想要舒缓一下筋骨,占用机动车道只是想要早点回家。他们肯定能为自己的行为找出许多的理由,比如非机动道太窄、不够平整、路灯暗等等,但无论如何说,这种行为都不值得尊重,都是违规,大大增加了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都是一种对自己、他人、家人的不负责。
 
这些骑行者和“暴走团”一样,肯定知道这样做不对,也知道这样做的危险性,只是心存侥幸,认为司机不敢、不会直接冲上来罢了。
好了,还是再说说暴走团的后续进展吧。事件发生后,曹林评论说,怕的是这样的“撞死活该”都吓不住一些践踏规则的心。看来我们应该恭喜他了。据悉,在事件发生后,暴走团并没有从规则上去思考,而是进行了装备的升级换代,开始了暴走的2.0时代:
据媒体报道,7月13日晚,同属该暴走协会的另外一支暴走队装备升级,80多人拿着荧光棒,身贴反光条,伴随着昂扬的音乐,在马路上“暴走”。一辆叉车插着队旗,缓缓跟在队尾“护卫”。
不知道这样的暴走团离下一次的事故还有多远?不知我这样说算不算冷血。不过,他们这样做违犯交规,则是不容置疑的。
这种不敬畏规则的行为存在一天,流血的代价就多存在一分。凡事要有个轻重缓急。当务之急,最需要的是让这些不守规则者,包括“暴走团”、广场舞之类的老人,敬畏规则,敬畏生命。无论“该死”派还是“尊老”派,首先自己要敬畏规则,遵守规则,同时要劝诫自己的亲人敬畏和遵守规则,不去做违反规则的事情,才能减少和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亚里士多德说,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在此不妨拿来借用一下,吾敬老人,但吾更敬规则。上帝保佑,阿门!
【责任编辑:陈编辑】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